<span id="soqpo"></span>
<th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/track></th>
<button id="soqpo"><object id="soqpo"><cite id="soqpo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<optgroup id="soqpo"><noframes id="soqpo"></noframes></optgroup>
<th id="soqpo"></th>
    <dd id="soqpo"><noscript id="soqpo"></noscript></dd>
    <progress id="soqpo"><big id="soqpo"></big></progress>
  1. <tbody id="soqpo"><pre id="soqpo"></pre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soqpo"><pre id="soqpo"></pre></tbody>
    <progress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video id="soqpo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video id="soqpo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您的位置: 首頁>橋山擷英>文學天地>正文
    二號煤礦崔雨散文——母親
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08 16:57:05 來源: 作者: 點擊:

    我是只紙鳶,被名為母愛的線所牽連,我所有的振翅高飛,皆是為了回報那難以名狀的愛的目光。

    —題記

    很久之前就想為母親寫點什么,可每念至此,就會詞窮,無處落筆。

    轉眼二十七載,母親用她最美好的青春歲月伴我成長,待我有能力獨擋一面的時候,歲月滄桑的痕跡已深深的印在了母親慈祥的臉上,烏黑的秀發之間銀絲也悄然而生,印象里可以為我遮風擋雨的母親現在卻要踮著腳尖幫我整理衣領。不經意間,我長大了,有了自己的家,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,一切都變了,或許唯一不變的,是母親的那份體貼與關懷。

    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清楚,那是我上初一的時候,有天早上醒來的很早,一看表才4點半,想著再睡會卻睡不著,于是我決定去網吧上網,一邊想著一邊從床上翻身而起,穿好衣服,洗漱完畢,正準備悄悄的溜走,沒想到母親也醒了,看到我起來這么早,便問我:“這才幾點啊,你這么早起來干什么”?我撒謊道:“媽,老師昨天在黑板布置的作業題我還沒做完,我得早點起來到學校把題做完”?!澳且膊挥眠@么早吧,外邊天還黑著,你……”不等母親說完,我便打斷她,說道:“哎呀媽,我學習上的事你得支持我啊,我走了啊?!闭f罷,便急匆匆的推門而出。

    我興沖沖的跑到網吧玩了兩把游戲,便向學校走去。到了學校,準備買早餐的時候,才發現早上走得急,忘了拿放在桌子上的錢了,“倒霉,算了,餓一頓就餓一頓吧”,我在心里想著,向教室走去,快到教室的時候,我傻眼了,母親正站在教室門前,手里還提著豆漿和蔥花餅,就靜靜地站在那里,看著我一言不發。我小心翼翼地一步兩步挪到了母親跟前,做好了承受母親怒火的準備,沒想到母親卻平靜地說道:“我早上起來看見早餐錢你忘了帶,便買了吃的給你送過來,可我沒想到教室一個人都沒有,我在這等了快一個小時了,看見你,媽也就放心了,這豆漿和蔥花餅都涼了,這三塊錢給你,你一會自己買點吃的吧?!甭犃四赣H的話,那一刻我的心情猶如一顆還未成熟的青蘋果,苦澀酸甜一下子涌上心頭,還不等我說話,母親便把錢塞在我手里,轉身離去了。我怔怔的看著母親漸行漸遠的背影,突然好想哭,我在心底暗暗發誓:再也不做欺騙母親的事情了。

    后來有一次和母親聊天提到了這件事,母親笑著說:“我當時真想好好打你一頓,可那又能怎樣呢,再說了,當著你那么多同學,媽也想著給你留點面子,等你回家了再好好教育教育你”。我哈哈大笑起來,恰逢陽光照耀,暖在心頭,濃濃的母愛滋潤心間。

    在我參加工作以后,與母親的溝通也越來越少,電話也是偶爾打一次,每次都是簡單的問候就掛斷了。還記得上次回家,父親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跟我提起:“你媽她人心眼小,總是舍不得你,老惦記你。記得你第一次出遠門工作,你媽整宿整宿的睡不著,跟我不停念叨你。從你出生,到你上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轉眼就畢業出去工作,零零碎碎的大事小事,一件都沒落下,她想你睡不著,還非要我聽著,害得我幾個晚上都沒睡好。以后記得多給你媽打電話,她還當你是個孩子,動不動就想你”。聽到這里,突然就感覺鼻子很酸,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,仿佛心底某個柔軟被觸痛,停不下來,那種感覺,張不開嘴,說不出口,卻真真切切的想要哭一場。后來,我時常給母親打個電話,我知道母親總在期盼這個電話,等待兒子千里外傳來的聲音。

    2021年1月19日是母親60歲的生日,我從店頭驅車四百多公里回到家為母親慶生,因為國內疫情反彈情況比較嚴重,公司對疫情防控很是嚴格,之前對母親說過過生日的時候可能回不去,這次回家沒有提前告訴母親,當看到我和妻子還有女兒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,母親的那種驚喜之情溢出了眼眶,而我,看著母親高興的樣子,歡愉之情也悄然打濕了眼睛。

    60歲,母親竟然都60歲了。年輕的歲月已走過,經歷的歲月成積淀,持家的歲月為生活,操勞的歲月滄桑磨。歲月啊,猶如一卷無字經書,緩緩記載著母親一朝一暮的風華,也如小溪潺潺,不經意間便已東流而去,但縱使歲月散盡,那飄散著甜滋滋暖意的母愛,仍蕩漾在我的心湖。

    親愛的媽媽,母親節快樂!愿我的祝福,如一縷燦爛的陽光,在您的眼里流淌。

    友情鏈接:

    版權所有: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(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    地址: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   郵編:727307 技術支持:黃陵礦業信息中心
    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   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  陜ICP備案05006082號-1

    97高清国语自产拍_任你懆视频这精品2019_日本一区二区狠干视频_东京热加勒比无码视频
    <span id="soqpo"></span>
    <th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/track></th>
    <button id="soqpo"><object id="soqpo"><cite id="soqpo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optgroup id="soqpo"><noframes id="soqpo"></noframes></optgroup>
    <th id="soqpo"></th>
      <dd id="soqpo"><noscript id="soqpo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progress id="soqpo"><big id="soqpo"></big></progress>
    1. <tbody id="soqpo"><pre id="soqpo"></pre></tbody>
      <tbody id="soqpo"><pre id="soqpo"></pre></tbody>
      <progress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video id="soqpo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soqpo"><track id="soqpo"><video id="soqpo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